首页 推荐 玄幻奇幻 灭世武修

第三千二百九十六章 野望

灭世武修 天上无鱼 3803 2020-03-23 23:41
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,《多多书屋》的全拼:duoduoshuwu.com,您记住了吗?

  因为翼柳君发现,那些欢呼呐喊的声音,都来自一些底层人员,而真正的中高层都沉默不语,用着古怪的眼神盯着自己。

他只感觉这几乎是自己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光。

本应该是大绽异彩,成为自己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。

可如今看来,只显得愚蠢不可及。

再看炼狱殒神与七界仙院的学生交战,几乎只守不攻,拖延时间。

在这方面,炼狱殒神做到的老道,他本身已入大仙王境,早就有了与圣王一战的能力,一但血门开启,纵然临天神出现也能一战。

如此一来,对付七界仙院的普通学生,他自然是游刃有余,不费吹灰之力。

项末见炼狱殒神只守不攻,一时眉头紧蹙,暗暗自语道:“想不到乌恒的反应如此之快,看来鸿宇星一战后,他变得更为老道了。”

思绪飞快转动之间,只见项末忽然抬起头来,冲着乌恒所在地喊话道:“年轻人,你曾口口声声说要为千大域而战,如今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几千万沦陷区的同胞死于我屠刀之下了吗?”

这绝对是一句威力巨大的诛心之言。

炼狱殒神只守不攻,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,这是在打假赛啊!

一时,项末的质问声引起了断崖关城头人声鼎沸,有心人更在里面煽风点火起来,唯恐天下不乱,把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乌恒。

于是很快就有修士找到乌恒,发出质问道:“灭将军,那些人可都是我百大域的同胞啊,更有不少还是百大域军队中的亲属家人,我们绝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“不错,我们绝不能抛弃同袍的亲人家属,那岂不是苟且偷生吗?”

“我要求出战,荡平七界仙院!”

诸多主战系修士都纷纷站出,要求乌恒停止打假赛,救出更多的战俘。

乌恒虽知道这其中存在某些人煽风点火,却不得不耐心解释道:“诸位,如今断崖关根本承载不了这么多战俘,此举实为无奈之举。”

“狗屁无奈之举!”

“把战俘转移出城不就好了吗?你凭什么封锁西城?”

“如今断崖关还由不得你做主吧,怎么也应该是碧云山老仙主来掌控全局!”

断崖关城头上,一下子就如同炸开了锅般,诸多守城系修士浑水摸鱼,冲乌恒大声质问,顺带煽动人群。

乌恒见城头上开始出现局部混乱的想象,一时眸光骤冷,一股无边的杀意扩散而出,令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冻结一般,冷入骨髓,诸多躲在人群中闹事的修士也不由浑身打了个寒颤,脸色有些微微发白。

他们这才清楚意识到,自己如今究竟在挑战谁的权威!

那可是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头,敢当着鳄祖面屠杀古族修士的无敌灭!

这家伙要真的震怒起来,必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。

若按照以往乌恒的脾气,这个时候有人敢站出来质疑自己,直接就是一刀斩了,没什么好说的,来多少便杀多少。

但是现在特殊时期,绝不能随心所欲,意气用事。

他要考虑的是整个千大域的全局,所做出的每一个抉择,都影响着亿万生灵的生死。

越到这个时候,越不能因为愤怒而迷失理智。

那些人在暗中煽风点火,无非就是对乌恒这几天来封城措施而不满展开的报复。

毕竟这几天来,他几乎把各方势力都得罪了一遍。

某些大势力平日里总会把大局为重挂在嘴边,满口替天行道,礼仪仁义,可一但有些明明利好大局的事情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,那怕是小小的利益,这些家伙就会把所谓“大局”抛之脑后,露出真正的嘴脸来。

“他们是想借战俘之事给我施压,让我解封西城啊。”

乌恒扫过那些躁动的人群,双眼不由微眯起来,其中他看到了古族的面孔,亦看到了圣院的面孔,还有一张意外的面孔。

那是一名黑袍中年男子,身形沉稳,站在城头一侧,甚是低调,低调到都让人快忘记他真正的身份了,赵氏联盟的副盟主:滕王!

此人虽没有直接参与到人群的骚动,可乌恒在看到滕王的那一瞬,就感觉他必是幕后那巨大推手的一份子,甚至扮演着非常重量级的角色。

这个人太安静了,隐形一般,毫无存在感。

一个副盟主级别的大人物,毫无存在感,这本身就很诡异。

乌恒的直觉告诉自己,此人是敌非友,且是隐藏在暗中极深极深的那种,说不定这几天以来断崖关的种种骚动都与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。

当滕王发现乌恒的目光锁定自己时,亦有些小小的吃惊,他自然不会表露出来,只是淡淡点了点头,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。

待无敌灭的目光放到别处后,滕王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渗透出细密汗珠,不由得有些发寒道:“想不到这个年轻人无形中居然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压力。”

“滕王,难道我们被这小子发现了吗?”一旁的追野神色幻灭不定道。

“未必,至少他没有证据。”

滕王摇了摇头,随后沉思之间又道:“但我想我们的行动应该暂缓了。”

追野吃惊道:“滕王,如今可是我们最关键的时刻啊,一但断崖关城破,我们便是首功。”

“断崖关不能破的那么早。”

滕王眼中寒芒闪过,锋利如万千刀刃,低沉着声音道:“如果断崖关那么早被破,我们的价值便会被贬低,更何况,我们与七界只是有限度的合作,若让七界破了城,甚至灭了千大域,你觉得到时候还能有我们一席之地吗?”

追野问道:“滕王您觉得七界不会信守诺言?”

“呵呵,诺言这东西最虚无缥缈,至始至终我都从未想过要真正投靠七界,只是保持有限度的合作罢了,从中谋取更多的利益才是真的,就像鳄祖那些狡猾的狐狸一样,左右逢源,方能在这乱世之中自保啊。”

滕王说到最后有些热血澎湃起来,他很喜欢这种将七界与千大域都玩弄鼓掌之间的感觉,这场战争注定不会有赢家,那么唯一能做的便是保存实力,两败俱伤之时,方可坐收渔翁之利。

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,《多多书屋》的全拼:duoduoshuwu.com,您记住了吗?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